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八卦六爻预测 >> 正文

【菊韵】梅朵 梅朵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、梅朵,你的魂被勾走了吗

战士阿哲目不转睛、神色庄严肃穆,整个地站立如一棵笔挺的松树,作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,此刻的阿哲正在门亭执行站岗任务。净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洁白的云霞,高原上的风阵阵呼啸,夹裹着不远处农场的果香传来,街道树枯黄的叶飘落下来,别有一番秋的风韵。

不过此刻的战士阿哲显然有些心不在焉,尽管表面平静,无法掩饰战士阿哲的心中,早已掠过惊涛骇浪,甚是波澜壮阔。他所有的心思,全部被几米远处,几位当地的少年男女的嬉笑声所勾去。战士阿哲当兵三年的高原生活,让他的脸上有了一层淡淡微熏的高原红,很好地遮掩了他此刻潮涌的心湖。战士阿哲极力使自己镇定下来,他要维护他作为一名武警战士的尊严,严格要求自己,遵守纪律,不做出有损一名武警战士形象的事来。

而且,这是战士阿哲在此处岗亭的最后一次站岗,明天,他将换防离开这里。尽管最后,他也会光荣退伍,回到自己的家乡,而在这里的几年里,战士阿哲早已把自己,融入到这里的每一片土地上。他深深地热爱着这片美丽的土地,和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鲜活的生命。甚至有时候,战士阿哲会怀疑自己原本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一员,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很久的时间,当再次的回来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,蔚蓝色的天空、新鲜干净的空气,大地上成片盛开的格桑花儿。只要每每想到即将离开这里,战士阿哲的心里便满是浓浓的忧伤,弥漫了他的心田。

“梅朵,梅朵,你的魂儿被勾走了吗?”巴姆人如其名,豪爽大气,素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勇,与梅朵自小一起长大,对于柔弱清秀的梅朵,巴姆和一旁的多杰一样,一直是以其保护者自居。多杰虽然生得孔武有力,却最怕巴姆发怒。而有他们两个保护,柔弱的孤儿梅朵,便因此少受许多的欺负。三人从小相伴长大,生性豁达的巴姆、憨厚耿直的多杰,柔弱而善良的梅朵,这样一组奇异的组合,难得一直相安无事,成全了彼此的快乐,见证着彼此忠贞不渝的友谊。

一年前,他们所在的村落突发地震,战士阿哲所在部队受命赶往救助。无巧不巧,困于倒塌房中的梅朵,正是被战士阿哲所救。黑暗中惊慌失措的梅朵,当感受到一双有力温暖的大手,耳中听到他浑厚低沉的嗓音安慰时,便相信这个救她的人,是活佛的指派,救她于苦难深渊。从此,梅朵便中了魔,一开始是打着感谢救命恩人的理由,后来干脆不管不顾了,不时地来到战士阿哲所在部队营房驻地,哪怕远远地看着他一眼,梅朵的心里便会感到万分的喜悦。

虽然部队上有明文规定,驻防战士是不能允许与当地人恋爱的,不过,却无法规定阻止,当地的居民前往驻地,并且是以建立友好的军民鱼水情为出发点。这里的环境条件本来独特,上级指示必须尽一切可能,以达到缓和及加深与当地民众感情关系。基于这一点,梅朵他们便可以光明正大地到部队营房的驻地。只要不是蓄意的破坏,做出有损民族团结的行为,部队官兵则必须友好地招待他们。

一来二去,战士阿哲与梅朵他们早已彼此熟悉,可以说已经成为很要好的朋友。除了一些事情,原则性很强的阿哲,尽管心里也非常地喜欢梅朵,却从未有过明确的表态,两人之间便一直有一层薄纸,未曾捅破。

而作为旁观者的巴姆与多杰,早已猜透了梅朵的重重心事。在过去的这一年中,他们架不住好友梅朵的恳求,只好牺牲了自己的宝贵时间,陪着梅朵一次次去到部队营房驻地。他们也在心底为好友着急,却也知道,有些规矩是不能随便打破的。

尽管无数次地嘲笑着梅朵,巴姆却不得不陪着她一起,一次又一次地来到部队的营房驻地。或者在她简单的心思里,只是希望两人在这样的接触中,能够在彼此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迹。能够等到战士阿哲在换防、或是退伍以后,即使两人短暂的离别,终会因为彼此的深爱,而最终走到一块儿。

“梅朵,梅朵,你的魂儿被勾走了吗?”此时此刻,百无聊奈的巴姆,正以一种类似于戏台上听惯的腔调,一字一板地说道。

而梅朵,那高原红遮掩下的红红的脸庞上,早已写满了羞涩。女孩徉怒着,想要还击回去,无奈巴姆可比她高大结实,根本不是她可怜的小身板能够对付的。不过女孩另有妙计,采用了迂回战术,伸手呵着其痒痒。巴姆虽然勇猛,却是最服这个,每每被梅朵抓住要害,不得以只好求饶放过。

他们在这里嬉笑,战士阿哲的心便也跟着有些痒痒起来。听着巴姆嘲笑梅朵的声音,战士阿哲知道,不止是梅朵的魂被勾走了,他的魂儿已被勾走,被梅朵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睛所勾动,战士阿哲只怕自己总有一天,会整个地沦陷进去,再没有起来的可能。而纵然是刀山火海、艰难险阻,战士阿哲心里已有了确定,只等他退伍的那天,就是他向梅朵表白的时刻,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挡。

二、咫尺天涯的距离,梅朵,你究竟在哪里?

梅朵他们其实是过来送请柬的,村子里知道战士阿哲他们将要换防离开这里,特意准备了一场篝火晚会,为战士们送行。而这样有利于民族团结的活动,一般都是被上级领导所特批准许的。至于一些个别人的小心思,部队领导其实也心知肚明,如今这样的和平年代,对这种事情已经比较的放松了许多。不过,规矩既然定下摆在那里,明面上还是得遵守,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作为一支人民的军队,保家卫国是基本要求,而平时的抢险救灾,也是少不了他们的身影。没有铁的纪律,就没有一支拿得出手,铁骨铮铮的军队。

而要想做到军民鱼水一家亲,这其中的名堂,不是一点两点就能应付过去。对于一些细节的把握,那些个部队领导可是费尽了心思,也早已娴熟自如。特别是像战士阿哲这般将要退伍军人,一些个人的问题,你情我愿的事情,既不能放纵不管,也不能一点机会也不给。

梅朵这一年里,差不多快把营地的门槛踏破,她对战士阿哲的心意,旁人早已看在眼里。虽不可能明白表示同意支持,大体能够睁一眼闭一眼,也算是积一份善德,或许因此促成一桩美满姻缘,也是一件好事不是。

“梅朵啊,唱一支歌吧。”巴姆热切地嚷嚷着,让梅朵唱歌。请柬一早送了进去,他们是在等战士阿哲换岗休息,好一起去逛街,为晚上的篝火晚会作一些简单而必要的准备。此时他们正走在营房外那条干净整齐的街道上,一边看着两边商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,一边说笑着。

“嗯,梅朵你唱支歌吧,好久没有听到梅朵的歌声了。”战士阿哲也开口应和着。

“哦!”本来并不想唱的,被阿哲这么一说,梅朵有些害羞了,低低地应了一声,便轻轻地哼唱起来。她哼唱的是一首古老的民歌,歌声悠扬舒缓,透着爱的甜蜜。

“梅朵,你唱歌真是好听。”多杰憨厚耿直,说话不转弯,少了些许修饰的赞美,却是实话。

“那是,我们梅朵唱歌比电视上还好听。”巴姆一脸骄傲地,村里早开通了闭路电视,巴姆最喜欢看唱歌类节目,不过,她最喜欢听的,还是从小到大听惯的梅朵的歌声。

“嗯,梅朵你去参加星光大道吧,肯定能拿到冠军。”阿哲最后总结,也最入梅朵心窝。她倒是不会狂妄以为冠军什么的,是专门为她定做,只是来自心上人的赞美,比蜜还甜。

“对哦对哦,梅朵报名参加星光大道吧,感觉你比那些选手唱歌好听多了。”巴姆一听也来劲了,鼓动道。

“支持。”多杰言简意赅,也是梅朵坚定的铁粉。

“哎呀,那个以后再说了,我得回去了,阿哲记得晚上不要迟到啊。”梅朵有些心动,更多的是心头无底,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她转身对巴姆二人:“你们,要走不走?”

“走吧,走吧。我们也先回去了吧。”巴姆无奈地回答道。

“哦,那你们慢点。”阿哲无语,目送几人远去,转身向营房走去。

篝火晚会很是成功,不过,也许是因为即将来临的离别,带来的忧伤氛围所致,梅朵的情绪有些低落。虽然阿哲他们换防的营地离这不过一百多里,却不能再如现在这样的方便。只要一想到再不能每天看到心上人儿,梅朵便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。而木讷的阿哲,并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宽慰于她,还是在梅朵的再三要求强调,阿哲才答应,到了地方就给她写信,打电话,并且,每天都要。

因为是集体活动,加上一些纪律必须遵守,给二人的单独时间很少,甚至来不及一个离别的拥抱,战士阿哲便与一同来的战士回到营地。稍作休整,他们第二天一早就得起床集合,赶往另一个驻地。巴姆留下陪着梅朵,直到很晚才与多杰一起离去,他们住在不远的村口,正好是邻居。

天刚一亮,梅朵就起来,她想赶去营房,也许刚好赶上阿哲的车队出行。不过很遗憾,她并没有如愿,在梅朵到达时,阿哲他们的车队已然离开。梅朵只能从远处扬起的尘埃,知道自己来迟了。她有些暗自伤心,恨自己为什么不再起来早点,不过,一切都也不可逆转重来,梅朵只能在心中为所爱人儿祈祷,祝福平安。

阿哲仿佛人间蒸发,一去之后再无音讯。说好的电话没有接到,答应的写信也不见只言片语的信纸。一天两天或是太忙了没有顾得过来,可是到现在已是半个月过去了,梅朵依然没有收到阿哲的一丝半点的消息。梅朵感觉如坐针毡,心中充满了不安,她并不是怀疑阿哲把自己忘了,梅朵在担心着阿哲的安危。

巴姆带来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,最令梅朵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阿哲的车队在经过一座山村时被堵在半道上,一打听原来是前方发生了山体滑坡,路被封住了。灾情就是命令,阿哲所在的车队在第一时间出动,全力以赴地疏通道路。一块突兀落下的巨石,向着阿哲和站在他身旁的战友冲了过来,危急时刻,阿哲一把推开战友,自己却被巨石冲向悬崖下奔腾的河流之中,显然是难以生还。

梅朵感到天旋地转,天塌地陷,昏倒过去。当她悠悠醒来,心头万念俱灰,伤心欲绝,脑海里全是阿哲憨厚挺拔的身影。梅朵不相信她的阿哲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,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梅朵陷入深深的自责中,恨自己不该贪睡,误了去送阿哲的时间。而有一个念想一直支撑着她的内心深处,梅朵一直认为阿哲并没有死去。尽管她也知道这个想法有些不实际,却无法阻止它的滋生,并且越来越强烈。缘于此,梅朵并没有一直消沉下去,而是在半个月之后,便从沉沦中重新站起来。梅朵相信她的阿哲没死,还在某个地方等着她去找他,因此,她必须使自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。

在此期间,巴姆一直陪着梅朵,劝慰着她。而有着巴姆的陪伴,梅朵虽然神容憔悴,尚不至于到不堪地步。多杰这期间不时地过来,默默地帮着巴姆把梅朵家里的一切杂活干了。对于两位好朋友的付出,梅朵心里感激,默默地记下,只等着将来能够回报。

在阿哲出事的半年后一天,巴姆和多杰再次来到梅朵家里,他们是来邀请梅朵一起外出打工。并不放心梅朵一个人留在家里,同时也希望能够让梅朵彻底地忘了这件事,巴姆希望梅朵能够和她一起去广东,她们的另一位好姐妹曲珍几年前就去了广东,如今也算是站了脚跟,联系了巴姆让他们过去。梅朵考虑再三,最后决定和巴姆、多杰一起去。在梅朵的心里,依然固执地保留着阿哲的影子,她希望这次出去,能够得到阿哲的消息。只是,让梅朵没有想到的是,她的这个决定,因此让她与阿哲失之交臂,差点再无交集。命运原本喜欢作弄于人,谁也不能预料,一切唯有经历以后,方才心中感叹,悔不当初。

就在梅朵、巴姆与多杰三人踏上前往广东的列车时,一个身影却从车站里走出来,他就是因公负伤退役,心中舍不下梅朵的战士阿哲。顾不得身体尚未恢复,阿哲有些迫不及待地赶来,却与梅朵在列车站台,错之交臂,从此后天各一方,再无半点彼此的消息。

三、灯红酒绿的都市,迷失方向的梅朵

战士阿哲在推开战友,同时被巨石砸中掉进湍急的河流,昏迷中被河水冲下几里之遥,却因此幸运地避免了被巨石粉身之厄。当被找到时,战士阿哲只剩下半条命了。在被紧急送往内地医院救治时才发现,战士阿哲全身多处受伤骨折,更严重的是一条手臂再难以恢复,不得不截肢。战士阿哲也因此不得不光荣地退伍,成为一名伤残退伍军人,而这,已然是五个月之后的事了。

心中记挂着对梅朵的承诺,战士阿哲不顾家人的反对,毅然决然地坐上西去的列车。他要找到梅朵,哪怕只是向她解释自己不曾如约写信的原因,在战士阿哲的心中,失去了一条手臂,也让他失去了对梅朵表白的决心和勇气。他甚至怀疑,自己这样不顾一切的前来是否有些冲动?一想着要面对梅朵,战士阿哲便有些心慌不安,尽管相信梅朵不是那样的人,他依然害怕自己的独臂,会让梅朵嘲笑。

只是,让阿哲失望的是,他并没有找到梅朵,也没有碰见巴姆和多杰。仔细一打听,才知道他们刚走去了广东,投奔他们的朋友去了。只是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,而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人,无疑是极其渺茫之事。战士阿哲算好了一切,却没能算出会是这样的结果。他满怀希望而来,却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一个事实。战士阿哲心里也有些坦然,他甚至为没有遇见梅朵而感到庆幸,也许这样对他们两人都是最好的结果。

江西专治癫痫的医院
患继发性癫痫病的原因
只发作过一次是癫痫吗

友情链接:

不以为然网 | 最新棉袄 | 大饼脸女星 | 小老师教化妆视频 | 月见草胶囊的作用 | 擦车手套 | 西式早餐做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