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离职申请单怎么写 >> 正文

【江南·琅琊榜】 悠悠慈母心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“轰隆隆,轰隆隆……哇啊,哇啊……”天上的雷声伴随着婴儿的哭声响成一片,震耳欲聋,随即而来的是狂风骤雨犹如巨浪滔天铺天盖地的向月兰袭来,已经将月兰淹没了大半个身子。月兰的心砰砰直跳,外面阴森森冷飕飕的,暗无天日,昨日刚买的盆栽被风雨无情的掀翻在地,月兰的心越收越紧,她在担心、害怕,抱着刚满九个月的婴儿在屋里来回踱步,她迫切想要听到另一个声音,一个急冲冲往家赶的声音,她等待着,终于听到了脚步声,她迫不及待地跑出门外,下一刻她呆若木鸡,不知过了多久她疯了似的冲过去抢过那名男子手中的包裹,紧接着又有一个哭声混杂在这风雨夜中,只是此时的哭声比前两种声音来得更加猛烈,更加撕心裂肺。

小周:“嫂子,对不起,我们赶到时只在湖面上发现一张照片,我们已经搜寻了三天三夜,至今杳无音讯,嫂子,请你节哀顺变。你别太伤心,队长大公无私、舍己救人,在此次洪灾中救下了一个小姑娘,我们大家都记着他的恩情,包裹里是村民们的捐款,是我们大家的一点心意,还请嫂子务必收下,日后若是有需要我们的地方,定当全力以赴。希望嫂子能早日脱离苦痛。”

月兰的脸拧成了一团,像是池塘里枯萎的荷花没有半点色彩,尽管遭受突如其来的“暴风雨”尽管内心早已肝肠寸断,嘴上却淡淡地说着:“谢谢大家的好意,这公款我不能收,丈夫必定知道此行凶多吉少,去之前早已嘱咐过若是他有、他有、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,不怪你们。你走吧。”说着月兰把包裹郑重的交给了小周。

小周:“嫂子,你别灰心,日后你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,保重身体,你还有孩子需要照顾,有事就叫我们,那我先走了。”

小周走后,月兰再也忍不住了,捶胸顿足、嚎啕大哭: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?留下我们母子今后要怎么活?你是村里的队长,你说村民的生命比你的生命宝贵,你说保护他们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,可你何曾想过,我们母子是不是你的责任?孩子还未满十个月,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,这么无情?这时孩子的哭声越发凄惨,月兰一把抱过孩子没命的哭了起来,整个晚上,几次嚎啕大哭,几次低声哭泣,月兰终于哭累了。她毕竟是个坚强的女子,她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,她要竭尽全力照顾好他们的孩子,看着他平安健康的成长。

在那之后,月兰每天忙碌着,白天背着孩子去地里做活,晚上回来还要加班给邻居做衣服,她当姑娘时就学做裁缝,衣服做的天衣无缝,人人称赞她手巧,经常是凌晨两三点才入睡,夜阑人静时躲在被子里偷偷抹眼泪。尽管她是一个女人,但她又当爹又当妈,一个人坚强的带着孩子,从未向村里索要过半分,也从未开口恳求他人帮忙,她总是那样硬撑着,两年观景,她的手指起了厚厚一层茧,也早已没有了昔日的容颜,昔日的矫健,昔日的风采,可她依然坚持着,争取给孩子最好的照顾、最好的教育,孩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柱,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,只要孩子好好的,她就无怨无悔……

弹指之间,十六年过去了,这十六年,她咬紧牙关,苦苦支撑,送孩子上学,如今孩子考上了县城的大学,她高兴却也伤心,她高兴孩子有出息了,丈夫在天堂也该欣慰了,可她更多的是伤心,儿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,突然要离开她一时接受不了,曾经已经有一个男人一去不回,她害怕,十六年,多少辛酸血泪只因一声娘,她便再苦再累也毫无怨言,是那一声娘支撑她活到现在,可如今儿子要走了,她的世界又一片漆黑了。

李成毅:“妈,你放心吧,我是去读书又不是出国留洋海外,很快我就会回来的,再说了,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的,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考上好的大学吗?如今儿子考上了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月兰:“成毅,妈妈是喜极而泣,妈妈是太高兴了,我儿子终于考上了,以后你就不用在过苦日子了,你到了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,每天按时吃饭,天冷了记得买衣服,妈现在裁缝生意做的是越来越好,到时候妈妈给你寄几件棉衣过来,你记得穿,你该花的尽管花,别节约饿了肚子苦了自己,知道吗?妈会心疼的,妈就你一个儿子,你好好的,妈一切都好,出门在外一个人要注意安全,不要跟陌生人说话,时刻警惕些,当心坏人。”

毅:“好了,妈,你儿子都是成年人了,知道怎么保护自己,不会受伤的,你就放心吧,妈,时间不早了,我该走了,在耽搁就误了火车了。”

成毅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走了,留下月兰一个人站在胡同里看着那个身影渐行渐远,她的心不由得一疼,眼泪夺眶而出,她的身影蹲在胡同里直到月光洒在她的头顶,她才意识到儿子已经走了,她一个人落寞的回到家,看着空荡荡的房子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眼泪忍不住刷刷的往下流,捧着丈夫留下的唯一的照片,湿了衣衫黯然神伤,只有凄冷的夜陪着孤独的她。

成毅刚到学校的时候,表现是很优异的,成绩一直独占鳌头,为人谦虚坦诚,也深得大家喜欢,只是他穿着太过朴素,吃饭也吃的便宜简朴,同学聚会他常找各种理由拒绝,慢慢的大家都有些刻意疏远他。这时他卑微的自尊心开始作祟了,他常常独自一人徘徊在校园的小路上,周围幽静的出奇,可他却觉得到处一片喧哗、浮躁,是他的内心在呐喊,在抱怨,为什么?为什么他们可以过锦衣玉食的生活?为什么他们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?为什么那么多人拥簇着他们?他们有那么多的光环而自己什么都没有,他不甘不愿,他也要和他们过一样的生活,享受人生的精彩。而他改变的方式却让自己懊恼了一生,愧疚了一世。

他过够了贫苦的日子,城市里华灯璀璨、灯红酒绿、来往的人群络绎不绝、摩肩接踵,他们的日子过的真是逍遥呀,真是惬意舒坦呀,这些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。毅想着自己尝试一次又何妨,他先是花了大笔钱请室友进高档餐厅、接着去酒吧、去KTV嗨歌,他大声歌唱,像是唱出心中的不满,心中的愤怒,又像是开心的欢唱,他得到了室友的夸耀。

室友:“毅,没看出来呀,这么久以来你一直是深藏不露呀?平时看你畏畏缩缩的,一副穷酸样,没想到今个出手这么阔绰,兄弟佩服,你才是真正富家子弟,有钱的公子哥。”这时他可怕的虚荣心作祟了。

毅:“我家本来就很有钱,我爸有权有势在政府上班,我妈又是高薪职员,只是他们一直秉承我要节约罢了,今天,你们痛快的吃,痛快的唱,痛快的玩,所有的开支都算我的,你们开心就好,人生不就是应该处处充满欢声笑语吗?青春只有一次,若是不好好挥霍享受,那岂不是白走一遭,来,为我们的青春喝一个。”此时的KTV里一片纸醉金迷的景象,有喝酒喝的醉醺醺、不省人事的,有唱歌跳舞的,有打牌的、有抽烟的,毅跟室友打牌正到高潮这时毅的电话响了。

月兰:“儿子,你在那边过的好不好?怎么这么久了也不打个电话回来?别是出了什么事吧?快到国庆节了,你回来一趟吧,妈给你做了几件新衣裳,还有几件毛衣,你回来试试合不合身,不合身妈在给你改,你们什么时候放假,妈有些想你了。”

毅:“哦,我衣服多的都穿不过来了,你不要忙活了,国庆节我就不回来了,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。”

月兰:“儿子,国庆节你呆在学校做什么,你回来一趟吧,妈太久没有见你了,妈想看看你,儿子。”

毅:“哎呀!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忙,你不用操心,时间不早了,你早些睡吧。”

月兰:“儿子,跟妈说说话吧,妈妈已经好久都没有跟人说过话了,妈都快不会说话了,你陪妈妈说一会吧,妈妈想听听你的声音。”

毅:“你烦不烦,深更半夜的,室友都睡了,你成心让人睡不安稳是吧?”

母亲似乎听到了电话那头所谓的室友睡觉的声音,只是她听到的是一片嘈杂的声音,似乎有喝酒声,唱歌声,打牌声,一片混乱。母亲焦急了。

月兰:“毅儿,你不是说室友睡了吗?我怎么听到你那边闹哄哄的,像是有喝酒的声音,毅儿,你可不许喝酒呀,喝酒伤身,知道吗?”

毅:“心情不好喝点酒怎么了,我都是成年人了,你可不可以不要像管小孩子一样来约束我。”这时室友不高兴了,催促他,一叠声的问他还打不打牌,这下母亲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在做什么了。

月兰:“毅儿,你,你怎么可以学打牌呢?你喝酒你说你心情不好,妈可以理解,妈没能给你好的生活,是妈不好,是妈对不住你,可是你怎么能这么不学好呢?妈辛辛苦苦挣钱供你念书,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?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?”这时毅拿着电话到了外面。

毅:“你烦不烦,哭哭啼啼的,就你想哭,我还一肚子泪水无处倒呢,就听你在电话哭,改明去集市给我卡里汇点钱,过几天又要交资料费了,你给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用,就这样吧,我也不打牌了,睡觉了,记得明天去打钱。”

月兰:“你睡吧,毅儿,晚上夜凉盖好被子,妈明天天一亮就去给你汇钱去,记得照顾好自己,毅儿,千万不要感冒了,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妈也不活啦,毅儿,做人要学好,不要去学那些不该学的东西,知道吗?”

毅:“知道了,妈,你快睡吧,我也睡了,拜拜。”

挂完电话月兰早已泪如泉涌,她不知道成毅在外面做了些什么,她担心儿子的安危,担心儿子不学无术,她越想越着急,越想越睡不着,一晚上都坐在冷冰冰的椅子上思量,天一亮,她就带着疲倦的身躯去集市上给儿子打钱去了。

辅导员:“喂,你好,我是李老师,请问是李成毅的母亲吗?”

月兰:“李老师你好,我是成毅的母亲,怎么了?成毅他出什么事了吗?”

辅导员:“成毅妈妈,你先不要着急,是这样的,成毅最近表现有些反常,经常无故逃课、夜不归寝,成绩一落千丈,昨天他把班上的一位同学打伤了,现在在医院里,对方家长要你们给个交代,你看您抽空来学校一趟吧。”

月兰:“好的,老师,我这就去买火车票,成毅给你添麻烦了,真是抱歉。”

月兰挂完电话匆匆忙忙就跑向火车站,半路才想起身份证没带,她舍不得花钱坐车,一路狂跑回家,拿好身份证转身又跑向火车站,一路上跌跌撞撞摔了好几次,伤口流血了她也不管不顾,雨水把她的伤口洗刷的一片惨白。她要赶上去县城的火车,她着急的想要见她的儿子。火车行驶了两天两夜,月兰都没吃什么东西,心里想的,念的,盼的全是成毅,到了县城,月兰却不跑了,她已经跑不动了,她却在害怕,分别了一个月,月兰度日如年,像是过了好久好久,突然就可以见到儿子了,她的视线开始模糊了。

月兰:“李老师你好,我已经到县城了,你们现在在那呢?”

辅导员:“我们在县城最好的一家人民医院,您坐公交十分钟就能到的。没想到,您这么快就到了学校,真是不容易。”

到了医院门口,月兰的心急促不安起来,对方伤的严不严重?自己要怎么做对方才能原谅毅儿呢?带着沉重的心思、迈着艰难的步伐,月兰一步步靠近了病房,她知道躲是不可能的,她必须要面对。只见月兰一进屋就一脸歉意,一个劲的道歉。先是受伤的孩子,对方的父母,再是老师,月兰一一道歉。

月兰:“这位母亲,实在对不起,是我家成毅不懂事,伤了你家孩子,在这里我郑重的向您道歉,你儿子的一切费用都由我来承当,都怪孩子不懂事,您大人有大量,不要跟孩子一般见识,回去我会好好教训成毅的。”月兰说这话时目光紧紧的盯了一眼成毅,成毅站在边上一角,看起来越发是瘦了,月兰不忍心,她想要冲上去抱抱儿子,可她又生气,儿子居然这么不懂事,动手打人,怎么都不应该,她看对方家长不言语,她慢慢的屈下了膝盖,她在医院给患者的母亲下跪了。

月兰:“对不起,都是我没有管家好儿子,才会害您的儿子受伤。也不奢求得到您的原谅,这几天我会留下来好好照顾您的孩子的,全当是补偿,您看可以吗?”月兰一边说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脸,患者的母亲有些心软了。

患者母亲:“您起来吧,我们都是当母亲的,知道您的不容易,我也是看孩子躺在那心里担心,才会让您到学校来的,算了吧,事情都过去了,好在孩子也没什么大碍,您也不要太自责了,只是孩子还是该好好管教才是,这么小就学打架以后出了社会可怎么办?”

月兰:“谢谢您,谢谢您的宽宏大量,谢谢您的建议,您就让我来照顾您的儿子吧,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事情解决了,月兰缴了四千元的治疗费用,并留下来细心照料患者,这时所有人都走了,病房里只留下了患者、月兰和成毅。

毅:“妈,对不起,是我不好,我不该打架闹事,害你白浪费钱。”

月兰:“毅儿,你听着,妈这钱没有白浪费,是妈心甘情愿拿的,妈不心疼这钱,我们做错事就要勇于承当后果,妈希望这笔钱能给你买个教训,做人要坦坦荡荡、光明磊落,日后不可在鲁莽行事知道了吗?”

毅:“妈,这真不是我的错,是他故意挑衅我的。”

癫痫疾病会直接危害生命吗
癫痫病有可能致命吗
癫痫病哪家医院治得好

友情链接:

不以为然网 | 最新棉袄 | 大饼脸女星 | 小老师教化妆视频 | 月见草胶囊的作用 | 擦车手套 | 西式早餐做法